拯救世界是美国总统们的必修课

mingxu 2016-11-27 5767 次

拯救世界是美国总统们的必修课

2016-03-10 11:22:50
745

美国人的国家自豪感在全世界排名第一,他们深信美国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更加优越,并将千秋万代、长盛不衰。每一位总统候选人,都需要拥有这样的基本觉悟。

美国大选关键词062|美国例外主义

2006年的一次调查《国民自豪感比较研究》中发现,美国人的国家自豪感在全世界排名第一。这并不是偶然现象,美国民众对于美国的优越性深信不疑,从美国建国之后的两百多年来始终如一。这形成了一种“美国例外主义”的国民价值观,认为美国因为其国家起源、历史发展、政治体制上的独特性,而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更加优越,并且将始终在国际中保持领导地位。这种对美国优越性的绝对自信成为了美国政治活动的底色,不管是在总统选举、对外交往还是政策制定中。

美国例外主义认为美国历史在本质上和其他国家不同,从独立战争开始,美国和旧世界就分裂了,而且比它们更为优越。这里的“旧世界”起初特指欧洲,但现在代表除美国以外的其他所有国家。这种信仰强大而持久,它从美国建国开始持续了200多年,至今仍然被大部分美国民众所深信。2010年,盖洛普咨询公司公布一份报告称,80%的美国人仍然认同这样的陈述:“由于历史渊源和宪法体制,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截然不同,并且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国家。”

拯救世界是美国总统们的必修课

America Guided by Wisdom. Benjamin Tanner after John James Barralet, Philadelphia, 1815-1820.

正因为这样的优越性,美国肩负着改变世界、引领其他国家的独特使命,这种信念一直是历任总统的共识。华盛顿大学的Rico Neumann对历届总统的国情咨文进行了研究,他发现从1934年的富兰克林·罗斯福到2008年的乔治·沃克·布什,12任总统中只有3人曾经在国情咨文中提到美国应该向其他国家学习。在2500多次对其他国家的提及中,只有1942年英国与纳粹德国始终对抗的精神、1963年瑞典的医疗体系和1983年日本的教育体系被认为值得美国参考和借鉴。

美国例外主义中还隐含着一种对未来绝对的自信——美国将会是唯一那个扭转历史规律,永远强盛永不衰落的国家。这种自信并不是没有依据的:美国打败了曾经最强大的大英帝国,占领了一整片大陆,之后又向海外发展并压制了另一个强大的帝国西班牙,最后还赢得了两次世界大战,建立起了一个由它引领的国际秩序。尤其是冷战之后,美国例外主义毫不费力地证实了自己的合理性,就像美国国务院智库研究员法兰西斯·福山说的那样,“美国已经证明了自己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国家,那个将会引领其他国家直至历史尽头的佼佼者。”

拯救世界是美国总统们的必修课

John Gast, American Progress, 1872.

几乎所有的政客都把美国例外主义当做一个客观事实来阐述,而不是一种观念,他们通过把美国和其他国家对比来证明它的科学性。在美国政治中,美国例外主义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它左右着国家的外交策略和定位。到了2008年,这个概念也逐渐在总统选举中产生实质性的影响。美国例外主义对于总统竞选人来说不是一个可以产生分歧的地方,坚信美国本质上的优越性就和忠诚于国家一样,是美国民众对于总统的默认要求。

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罗姆尼就以质疑奥巴马对美国例外主义的信仰忠诚度为主要攻击方向,在罗姆尼的书《无需道歉:请相信美国》中,他直指奥巴马的许多政策和外交态度完全就是在全世界巡回道歉,是对美国优越性的背叛。而这一招也切实地产生了效用,尽管奥巴马反复强调自己对于美国优越性的肯定,在当时的竞选过程中,不仅是保守党派,就连普通民众都始终怀疑奥巴马对美国的自信和忠诚度。保守派杂志《美国思想家》(American Thinker)批评奥巴马说:“尽管他(奥巴马)已经说得很清楚他认为美国是优越于其他国家的,但这只不过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自恋而已,他的话表明他认为美国优越并不是因为我们自身,而是因为选了他当总统。”

拯救世界是美国总统们的必修课

2012年10月16日,美国总统候选人第二场辩论在纽约州霍夫斯特拉大学举行

但这几年来,不仅普通民众的信仰正在悄然消退,政治话语环境下的美国例外主义也开始产生松动。皮尤研究中心发布报告称,美国人对于国家的自信心降至2002年以来的最低点,只有大约半数的调查对象表示同意这样的陈述:“我们的人民或许是不完美的,但我们的文化是领先世界的。”

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竞选中,传统的积极乐观式美国例外主义已经难以为继,更多的竞选人开始采用消极式的美国例外主义——先坦诚现状的残酷,再展望美好的未来。马可·卢比奥从传统的典型里根式美国例外主义开始,以自己“一个移民酒保的儿子”身份反复强调美国梦和美国的优越性,宣扬“美国新纪元”,但支持率始终被压制;到了后期他也转型为消极路线,提醒人们警惕美国未来即将面临的种种困境与危险。

而特朗普更是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直截了当地说:“我们不再是胜利者了。我们打不赢战争了。我们已经不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了。我们现在太落魄了。” 除了直言现状令人不满,特朗普所宣扬的建立墨西哥墙、禁止穆斯林入境……等一系列极端言论也似乎偏离了美国例外主义想要用民主体制拯救全世界的初衷。

但这并不是说竞选者们已经抛弃了美国例外主义,与其说他们真的否定了美国的优越性,不如说他们只是用了一手先抑后扬的小策略。就像特朗普后来说的:“只要你们选我,我保证让美国一直胜利,胜利到腻。”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5 GlBwl.com版权所有 emlog
Theme by GlBwlv5.9.10